身心灵、情绪教育、正念思维等学习,在亚洲华人世界风行了十多二十年,大家对一些正念心态的词汇也朗朗上口。感恩、起心动念、宽恕他人、放下过去、内观自己等等,已经成了许多人的口头禅。只是在“说到”和“做到”之间,各人有差距。大家对正能量的追求其实也很合理,毕竟快乐的活着、享受生活、人际关系和睦、家庭关系有爱有温暖,是人类对生命自然的憧憬;难道你真的相信做人是来受苦的吗?

情绪这两个字,曾经代表不够成熟,不够理性,甚至许多人以为理性的人就是没什么情绪。情绪,是感受的延申和表现;比如,我在家庭关系里感受到爱与温暖,这种美好的感受让我产生快乐的情绪,然后在我的脸部表情、谈吐里呈现出快乐。情绪从感受而来,如果常常感受到爱,常常表现快乐,那快乐的情绪,就会成为习惯,甚至是性格的一部分。常常感到快乐的人,自然就会比较乐观,反之,常常不快乐也会让人渐渐的悲观。

那如果情绪是从感受而来,我们又可以如何保护和照顾自己的感受?

小孩是无法保护自己的感受的。小孩的感受是依附着父母的情绪,父母呈现快乐,孩子观察到父母快乐的情绪,自然会跟着快乐;这就是情绪的感染力。小孩的感受也需要父母的保护,被人欺负了,需要得到安抚;在学校被老师责罚,孩子会需要父母的关注与同理,知道自己的错误能被原谅。所以家庭教育的关键在于:父母陪伴孩子成长,成为孩子的正向情绪典范,以个人的身教让孩子成为情绪健康的成人,的确是为人父母重要的责任。

只是许多的父母在自己成长的过程,也未必得到他们的父母给予情感上的保护和照顾。在60后和70后的年代,一般的父母工作都比较幸苦;孩子有饱饭吃有书读,已经是当代的父母尽最大的能力做到的责任。以马斯洛需求层次解读,60后和70后的孩子,大部分都能获得相当不错的生理需求的提供与安全感。情绪健康和自尊的发展确实是年代造成的重大缺失,是需要长大后的我们自己去努力的。这两个年代的孩子,只要你没有因为父母的负面情绪受伤,你就是特别特别幸运的孩子。

所以来到今天,70后和80后都有部分的父母在积极的学习成为情绪健康的父母,希望能让孩子更快乐健康的成长,努力的学习成为少年孩子的朋友;这些都是很好的家庭发展。对比之下,我们的父母生在40-50战乱和殖民地的年代,连生理需求和安全感都无法稳定的获得,他们需要非常努力的活着,建立家庭,把我们养大,给予受教育的机会。他们给予我们的,也已经超越他们从自己的父母所得到的。

这些40和后50后的父母,年轻时为了讨生活,情绪或许是压抑,或许是爆走。曾经压抑的,今天年老的父母或许会出现情绪低落,回忆往事都有许多的放不下;那是因为过去压抑的情绪其实需要有一个能够被聆听被接纳的出口。过去父母的情绪是爆走的,那受伤的是70后和80后的孩子,那些旧伤口是需要好好的被处理。

每个年代情绪的挑战有所不同,现代的孩子最基本的需求都有了,自然的会渴望更高需求层次的自尊认同渴望自我实现。而70后80后的父母,或许依然在自己自尊的课题上摸索,因为自尊没有得到尊重而在职场或家庭没有归属感。有一句话是那样的:你无法给出你自己不曾获得的。

给予50后和60后,情绪和心灵学习的关键,是给予他们的感受和情绪一个安全的出口,让他们的故事被聆听,让他们年代的苦被理解,让他们也可以听到一句:你们已经做得比自己的父母更好了。

给予70后和80后的,是更大的成长空间,支持他们去发展自尊、建立正面健康的自我价值 而不是以物质的拥有来堆砌。帮助他们创造归属感,同时也需要让他们同理自己父母的有限,学会关系的界线,不需要藉着过度满足孩子来弥补自己的童年。

90后和00后的孩子,还真的是踩在四个年代的肩膀上的幸运儿。学会惜福,感恩父母,珍惜资源,不过度消费消耗,学会脚踏实地。

写到这里,还真感觉自己有年纪了,唠叨了。希望年代之间,有更多的理解,更多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