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这几年,原生家庭对个人生命的影响在亚洲地区开始得到关注和广泛的被讨论;我国著名电台主持人陈峰开始在节目分享原生家庭的影响,连擅长临终关怀的冯以量老师也写了一本关于原生家庭的书籍。我也发现小部分80后的父母开始觉知到自己就是孩子的原生家庭;为了作及格的父母,为了给予孩子健康的童年而开始学习,更有意识的觉察自己的行为举止。这一切都是正向的改变,值得被嘉许和鼓励。

当我们开始了解原生家庭的影响力,努力的给予孩子更好的教育和成长过程,作为父母或还不是父母的你,可曾觉知到自己经历了一个怎样的原生家庭,你的过去又是如何的影响着你?你可有想过要为自己做些什么,好让自己也可以活得快乐,享受生命,而不是忍受生命。

我们确实无法回到童年改变自己的过去,我们也不想在探讨原生家庭的过去的过程,看起来是挖出一些陈年旧事,来说父母的不是;以上所说的状况都不是我们进阶探索原生家庭的原因。

作为一个成年人,去探索自己的原生家庭,必须带有明确的动机:

  1. 去发现过去出错的发生,然后修正关系,疗愈自己,让生命不再受阴影的影响。
  2. 去发现自己重复父母的哪些情绪,疗愈自己,宽恕父母,让自己不再活成父母的续篇。
  3. 去发现一些负面关系的源头,承认它对自己的影响,宽恕伤害我们的人,也请求他人原谅,让自己走出负面关系模式 (包括夫妻关系,权威关系)。
  4. 去发现来自父母的生命,潜移默化到我们身上的行为习惯、生命观点、心态和信念。感恩那些正面的,放下那些出错的,然后重新学习对的方式;让自己的生命可以活得比父母更好。

探索原生家庭对自己生命的影响,的确需要先经过“承认错误” 的过程。早期的华人,因为“天下无不是的父母 / 家丑不可外扬” 的观念,宁愿继续把错误藏在地毯下,继续的活在阴影里、控制不住情绪、重复负面的关系模式;也害怕要去面对原生家庭伤害的课题。伤害已经发生,我们改变不了过去。但如果要拿回自己生命的主导权,就必须先承认伤痛的存在,才能真正的疗愈而后放下,才能真正的为生命和情绪的主人。

当我们愿意回到过去,为的是拥抱小时候的自己,给于他所需要的了解、陪伴、安抚;让小时候的自己知道,无论自己经历一个怎样的童年,我们都依然深深的爱与接纳自己。所以原生家庭的疗愈,同时也是内在小孩的疗愈,生命的重建。

当原生家庭关系出错了,就会出现如美国心理学家卡普曼(Karpman)所说的戏剧三角关系。看看你的原生家庭里,是否存在这三个角色:

角色一:加害者 / 逼害者;分主动型加害者,或是被动型加害者。

主动型加害不负责任,而让家里的另一个人承担更多责任。脾气暴躁,家里的其他人平白无故的受气;操纵他人,逼迫他人做不愿意的事;言语暴力,言语上诋毁或贬低他人,以污蔑他人来逃避自己的错误;行为暴力,家暴或是恐吓举动,威胁等;惩罚行为,冷暴力,冷漠对待,把另一个人排除在外,刻薄的对待,刻意做让人难受的事。

被动型加害身体局限,因为病痛或残疾,无法承担原本属于自己的责任,间接的让另一个人受苦。距离局限,因为工作或是其他原因,无法在家人身边履行责任,比如跑船、坐牢、在外地工作等。

角色二:被害者 / 受害者,因为逼害者的关系,受害者受伤了(身体 、情绪),或是必须承担更多的责任,生活更加困难,情绪上变得不快乐。长久的逼害,让受害者的情绪越来越沉重、委屈、紧绷、压力无所释放,生命会越来越无力,感觉没有办法,变得越来越悲观。他们看起来只能听命于逼害者,无法为自己做出任何改变,也会变得越来越胆怯。

有的受害者到最后也会演变成为加害者;比如脾气暴躁的丈夫,让妻子长久的哀伤,妻子最后变成情绪暴躁的母亲,把情绪发泄到孩子的身上。妻子是丈夫的受害者,也是孩子的加害者。

角色三:拯救者,同情受害者的状况,在关系里往往是牺牲自己的角色,就是为了让受害者可以快乐起来。一般有取悦行为,有正义感,想指导他人或改变他人,依赖他人需要自己来获得存在感。拯救者会容易陷入背负他人生命的状况,让受害者的情绪变成自己的责任,容易遭到道德绑架。

当家庭关系出错的三角图

回答以下四道选择题,帮助你厘清自己的原生家庭关系,同时你也将获得心灵之光送出的礼卷